网络整风中倒下十万小网站
[时间:2009-12-31]  [文章来源:上海百络]  [责任编辑:master]

    最近,国家要求整顿网上的低俗信息,工信部随即出台了五项针对网站域名严管措施,一旦发现违规网站,除了该网站要被处理外,连带其所属的网络运营商都要被处罚,处罚力度之大令运营商人人自危,纷纷开始了更严格的自我审查,实施“白名单”制度,没有相关证照、不入名单者一律先关闭再审查。将近10万中小网站因此关闭。

    由BT开始,互联网“扫黄打非”整治行动已升级到国内所有网站,从草根网站站长到IDC(服务器运营商)和域名提供商都难逃脱干系。在清洁环境、拔除杂草的同时,大批草根个人网站也因此面临着狭窄的生存环境。

    卖鞋小商人遭遇“杯具”

    阿峰是个大学生,现在除了上课就无所事事,靠和同学打牌打发时间。他原本是网上一个鞋店的校园代理,每天课余过着接订单、收货、送货的忙碌生活,不过自从半个月前那家网店的独立网站无法登陆后,阿峰也算是被这份兼职以“不可抗力”为由解雇了。“我刚开始还以为是我宿舍断网了,于是跑到其他宿舍里借电脑,发现同样上不去,于是我打电话给那个卖鞋的朋友,他说网站倒了,客源都断了”阿峰回忆着12月中旬那一天的情况,半个月过去了,他朋友的卖鞋网依然没有要重开的意思。尽管有些个人网站没有涉黄涉暴但依然会被运营商断掉以保安全,有媒体称:“中国个人网站倒退十年”。

    10万网站“一刀切”被关

    在整顿事件中受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一众个人网站以及IDC(Internet Data Center,互联网数据中心,即托管服务器的营运商)、域名服务商。“这一波下来应该有10万个网站要倒下了吧”中国站长网编辑小J感慨道,目睹中国互联网10年来的发展,从电信信息港时代网站只能靠口耳相传,到搜索引擎时代的一呼百应,再到百万个人网站百花争鸣,小J此时只能为这10万个倒下的网站感到惋惜。

    从今年11月以来,部分省市的IDC机房为了排查违规网站,直接全部断网清查,确定没问题后再重新上线。目前全国的网站数量大概在300万家以上,业内人士估计,风波过后,被关停不可能再开的大概会有10万家以上,还有更大一部分会受无辜牵连影响了流量。

    在这场网络整风运动中,让人们认识了“白名单”、“IDC”等关键词。也让人们知道了个人网站以及由IDC服务器提供商、域名服务商组成的中间网络运营商,他们电信运营商之间有着怎样的利益关系。严查之下,每个环节上都有利益受损,暂时看来,国外的服务器运营商和域名服务商倒是坐收了“渔人之利”。

    不入“白名单”就封网

    白名单是相对于IDC屏蔽“黑名单”而言,即经服务器提供商IDC审核并准许访问的域名名单。该名单上的网站域名已通过相关部门审核并备案,网站运营内容按照规定领取相关内容的发布许可证,如视频类网站除需要有ICP备案外,还需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否则属违规运营,不能进入白名单。严查之下,各地IDC人人自危,首先定下一串白名单,未获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网络视听、电影等类型网站;未获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的小说、游戏等类型网站;未获得《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的论坛、聊天室、留言板等类型网站;还有游戏外挂、传播病毒、黑客、视频、BT下载发布网站等均不可进入白名单。没进入白名单的网站,一律无法访问。而各地的IDC所定的白名单各不相同,一份民间的统计报告显示,安徽一出台该制度,直接导致了上万个小站倒闭,站长瞬间面临失业。上海、四川、江西、山东、浙江、江苏、广东、河南、湖南、云南等地市的IDC机房都已先后出现服务器被封的情况。从12月18日开始,江西全省IDC机房开始全网封闭,在此期间所有网站均暂停访问,直到12月21日才逐渐有部分网站开始恢复正常访问登陆。

    面对史上最严厉的网络整风,和过去整治不同的是,IDC接入商这次一改“先出事后处理”的管理方式,主动开展自我清查,推行“一刀切”。首先IDC接入商断开所属机房内的所有服务器网络,然后开始逐个服务器排查,有备案、证照齐全的网站在数天或数周内获得接入服务,恢复正常登陆访问,成功进入“白名单”;而备案或证照不齐全的网站将被接入商拒绝接入。

    中小网站:办不了证,“移民”外国

    近来互联网整风让成千上万网站站长的生存问题受到关注,记者采访中,大部分个人网站站长都表示理解并支持整顿互联网,一位广州站长说:“我觉得互联网该整顿,这个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不要‘一刀切’,长远来说能不能降低对个人网站的准入门槛,这才是值得讨论的地方。”

    从2005年开始站长生涯的小斌坦言,以个人站长的力量,除了ICP备案外,其他的许可证照几乎不可能取得。“按照现在的标准,我做一个论坛,需要获得《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做一个视听网站,需要获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做一个游戏或者小说网站,需要获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你看之前的BTCHINA做得那么大的都拿不到,我们这些小网站怎么可能拿得到呢?”小斌无奈地说,他已经“打定输数”准备离场。

    无法办的证照

    小斌代表了许多个人网站站长的心声,据了解,没办《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的BBS论坛都得关,要做视频网站得“具备法人资格,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或与以上单位有挂靠关系;《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许可证》里的电子公告服务指电子布告牌、电子白板、电子论坛、网络聊天室、留言板等服务,意味着如果中小网站建立自己的BBS论坛,要获得许可需要具备“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100万元人民币”的条件;针对网吧经营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里规定网吧“计算机台数不得少于60台”,但如果要运营小说、游戏类网站也需要有此证照。换言之,若韩寒要搞自己的个人网站,把小说发表在其上的话,家里得具备60台电脑。以上种种条件,对于广大站长来说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网站也移民 转战国外服务器

    与小斌一样,飞鸿的网站同样“未见天日”,但他表示自己不会就这样放手不干,“我正在物色国外服务器,打算租一个来用,不过价钱也是个问题。”飞鸿同时表示不打算追究正在合作的IDC接入商了,“这是不可抗因素,IDC也不可能赔我钱吧,就算了。”飞鸿觉得IDC接入商其实挺可怜的。

    据了解,目前国内站长如果选择转移网站到境外,一般会选择在美国的服务器,很多境外服务器在国内都有代理业务,在谷歌或者淘宝等地方都能搜到这些代理商,谈好价钱并且付费,3天内就可收到代理商发过来的IP地址,站长就可以让网站“移民”,具体操作与国内大致相同。但由于服务器配置、带宽、共享等条件不同,价钱也会有较大的差距。按租用服务器的中等标准算,每年租用费用少则数百,多则上万元,而过去租赁国内数千至上万元水平服务器的中小网站如今会选择国外5500元至20000元不等的服务器进行租赁。据站长们反映,同等条件的服务器国外要比国内贵近1倍,且由于国内网民访问国外服务器的速度比访问国内服务器慢,因此绝大多数的站长建站时会把网站放到国内服务器上,这次被迫出走是无奈之举,价钱贵了,速度反而慢了。

    IDC很受伤

    网站要放在IDC(服务器提供商)那才有生存空间,但这次整风中偏偏IDC是最受伤的。不少IDC企业在本次行动中会遭遇致命的打击。根据统计,部分IDC服务商需要关闭将近40%的客户网站,近30%要么不再做站要么流向了国外空间。

    有IDC服务商负责人哭诉“一刀切”太残忍,只要一个服务器里含有一个没备案的网站,整个服务器其他符合规范的网站就会受到牵连,甚至IDC企业自己被运营商终止合作。据其透露,其公司一年为运营商提供十几万个网站的备份和注册,在推动网站健康发展上起到了积极作用,但一旦出现问题所有问题都由IDC服务商来承担。

    “目前的备案清查活动没有顾及实际的情况,个人用户难以备案申请证照,烂摊子都是IDC服务商来承担,IDC服务商成为在运营商和客户之间的夹饼。”该负责人表示。

    不再接受新网站托管

    记者又致电服务器在广州海珠区的IDC服务商中国诺网,客服人员表示目前国内的IDC基本上都不接受新的网站服务器托管接入了,建议记者选择租用美国的服务器,每月价格从780元起,有不同价格可供选择。当记者一再强调自己的网站已备案,且具有相关证照,要求找国内机房托管时,客服人员向记者推荐一个东莞电讯的机房,她表示这个机房托管U2服务器每年需5300元,还需安装关键词过滤系统、提供企业营业执照和填一份关于网站ICP备案的报备表。“相比以前,现在机房都‘怕死’,所以手续肯定要繁琐很多了。”该客服人员如是说。

    域名服务商:国内注册降七成国外暴增13倍

    从提高CN域名注册门槛到域名排查行动,中国互联网域名成为当前的焦点之一,对域名服务行业产生的影响也显而易见。国内的域名服务商注册量雪崩式下降近七成,而境外域名的中国注册量则暴增18万个,数据显示大量中国网站正在转移海外以求生存。

    易名中国是面向个人用户最大的域名服务商,此前大部分的注册业务均是来自CN域名,因此易名中国CEO孔德菁坦言业务受到影响,域名注册政策调整后的一周内,CN域名的注册量就下降了70%,此前CN域名一天注册量在2000个左右,而现在只有几百个。

    据互联网研究机构的调查数据显示,12月份“.COM”这一境外域名在中国的注册量持续走高,12月7~14日一周内便暴增18万个,同比增长达13倍。这显示有大批国内网站转向国外注册海外域名。这其中有很多就是在清查行动中被关闭的网站。目前注册一个境外域名手续非常简便,不需要域名所有者填写真实信息,只需要留下电子信箱就可完成,还可以直接通过支付宝等网络支付手段支付。已有许多因机房检查而受到影响的中小站长耐不住寂寞纷纷为网站“改名”。

    整治互联网“更需要管理者的智慧”

    在谈到对于互联网不良信息的治理时,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黄澄清表示,有管理者采取了简单的断网办法,这样做“长时间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甚至还会影响整个互联网产业的发展。”黄澄清指出,技术进步挡是挡不住的,互联网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不仅需要技术人员贡献智慧,更需要管理者的智慧。

    阿薯和蔡晓辉是两位个人网站站长,他们分别为自己的偶像和家乡建设了网站,但近来这两个网站都受到了“打击”,阿薯把偶像的网站搬到了国外的服务器继续经营,而蔡晓辉为家乡廉江市安铺镇所建的“安铺在线”现在就已经停掉了。他们并不反对互联网整治,但希望有更人性化的方式清除网络垃圾。

    粉丝将网站转移到国外服务器继续“追星”

    阿薯是女星莉亚·迪桑(Leah Dizon)的狂热粉丝,不知不觉间他为偶像建立的中文俱乐部论坛网站已走过了5个年头。“从2005年创办至今,我们有2万多的IP访问量,虽然不算多,不过也是对我们辛勤付出的一种回报吧”,阿薯感慨道,他说建设一个个人网站并非容易的事情,除了技术要过硬外更需要持之以恒。与大部分的个人网站站长一样,阿薯也只是兼职做网站,他白天在IT公司里上班,利用业余的时间建设这个论坛网站。

    “网站的设计和建设都是我和我一个拍档搞好的,我们俩就是整个网站的创始人”说起这个网站,阿薯流露出一份自豪,他把网站当成孩子一样照顾,程序上有点错漏会马上连夜修改,阿薯最疯狂的时候曾连续两天两夜通宵改良网站的程序,目的是为了让它访问起来的速度更快。

    粉丝苦心经营网站 留下美好回忆

    花了大量心血在这个网站上,阿薯和他的拍档也收获了不少宝贵的东西,在维护网站期间,他们的技术能力有了很大进步,因此阿薯的拍档也给一家IT公司挖去做技术总监。而在2006年网站成立一周年的时候,莉亚·迪桑本人还主动联系了阿薯和他的网友们,“为此,我们整个粉丝俱乐部的网友兴奋了整整一个礼拜!”说起这件事情,阿薯时至今日依然觉得十分兴奋,他还认为有一帮志同道合的网友,能让生活有更多的乐趣,可以收获到很多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拥有的快乐。

    2006年网站成立1周年时,阿薯的网站举办第一届网友见面会,目的是召集各位身在广州的网友在线下相聚。“那是我第一次组织网友活动,我还记得是2006年3月15日,活动主题是‘我们的第一次’,我在论坛上发布聚会信得到了很多网友的响应,大家都很热情,有一些外地的网友抱怨我们为什么只组织在广州的活动,要求到其他地方也组织网友聚会,现在想起来也挺感动的。”阿薯说,活动当天大家相约在北京路某家菜馆一起吃饭“腐败”,从那次开始,很多论坛上的朋友就成了现实生活中的朋友。

    “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次有个网友离家出走。”有一位网名叫“兰兰”的厦门女网友,因为在家里和父母发生矛盾,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来到了广州,论坛上的网友们都很担心,大家在线上劝她回家,兰兰死活不肯回。于是阿薯就组织了在广州的网友一起约兰兰出来聊天吃饭,“后来还请她去了长隆玩,兰兰紧张的情绪也缓过来了,最后她也听了大家的劝导回家去了。我最记得她在上飞机之前说‘谢谢广州热心的人’,这让我们觉得大家就像兄弟姊妹一样。”阿薯说,最近兰兰要结婚了,还邀请阿薯和网友们一起去参加她的婚礼。

    网站论坛转发视频被停

    “现在我们可惨了。”从回忆中返回现实,阿薯显得十分无奈。2009年末,阿薯经营的网站突然接二连三地遭到打击。

    12月初,莉亚·迪桑中文俱乐部网站在网络整顿中被封,据阿薯的统计,在被封期间IP流量从每天2万急跌到1.2万左右,损失了约40%的访问量,阿薯说:“在这次网络整顿中我们很无奈,因为我们既不是黄色网站也不是影音网站。”一周后,这个中文俱乐部网站通过了审查,确认其服务器并无涉及不健康内容,托管商替他们重新开通了服务器。但仅过了3天,阿薯的网站又被封了,这次的原因是服务商认为这个网站是视听类网站,没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属于违规运营,因此需要关停整顿。阿薯当时向服务商了解具体情况,服务商的解释是因为网站里有一些转发自“优酷”等视听网站的内容,按规定要转发那些内容必须持有相关许可证,服务器机房方面也要求阿薯撤出该机房。

    “是离开还是继续?这个问题我考虑了很久。”阿薯坦言这种“一刀切”的政策让很多个人网站的站长都觉得很心寒,他认识的许多站长要么关门大吉,要么就把服务器转移到国外去。

    阿薯和拍档决定把网站的服务器搬到国外,“国外的服务器价钱是比较贵,但比较稳定,不会突然被停掉。”

    中学生靠个人网站赚生活费

    为家乡建网站严查下也叫停

    蔡晓辉是广州大学的大三学生,正在读软件开发专业,他也是一个地方门户网站的站长。

    “我基本上什么网站都做过:论坛、门户、视频站,甚至垃圾站等等。”小蔡坦言他的课余爱好就是建设网站。小蔡与网站结缘始于2006年,其时小蔡还是个青涩的中学生,网站对他而言很神秘。“我看到有人说可以赚钱,我就是希望能通过网络多赚点钱。”小蔡说,目前当个人网站站长的,有相当一部分是读计算机专业的学生,毕业之后就业形势严峻,干脆自己开个网站赚点钱养活自己。

    中学生做个人网站养活哥俩

    2007年3月7日,我国域名注册管理机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正式启动国家域名腾飞行动,也就是业界俗称的“1元CN域名注册”政策,蔡晓辉也因此赚到了“第一桶金”。“我注册了好几个域名,通过自己学习的网站建设、运营推广等知识,当上了站长。”由于域名、空间等成本低廉,因此网站运营数个月上了轨道后,他每个月能赚到2000多元,对一个中学生来说这份收入已相当可观。“我2008年的时候就收到了adsense(Google公司的一个网络广告系统)邮寄过来的2363美元,这笔钱能让我交自己的学费,还可以负担起我大哥的生活费,对我影响是非常大的。”上了大学之后,小蔡依然坚持运营网站。

    经过了两三年的建站积累,2008年蔡晓辉认为是时候认认真真地做一个网站,当成是一个事业来做。经过分析,他觉得在未来几年里,人才网、地方门户和电子商务类型的网站较有发展前景,多番考虑之下他决定要为家乡廉江市安铺镇义务做一个门户论坛。由于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个“安铺在线”网站上线三个月后,每日的IP流量已超过2万,并拥有了数千名注册会员。小蔡还在网站里举办各种线上线下活动,发展QQ群和贴吧宣传,“安铺在线”渐渐成为了当地排名第一的门户论坛。

    “进入2009年,发展可说是举步维艰啊。”蔡晓辉感叹好景不长,个人网站最大的困难就是管理,“毕竟我还是一个大学生,每天还是有些课必须要上的,一个人的力量管理整个网站确实有点吃力。”他坦言面对非法用户乱发低俗、敏感内容,个人站长力量很有限,不可能24小时都“金睛火眼”地盯着,又逢今年不断出台新的互联网整顿政策,因此常会遭到服务商封服务器等而被迫停止。

    最后,小蔡决定把这个自己付诸许多心血的网站卖了,他说这个网站的初衷是想为家乡做点事情,宣传当地文化、促进交流,“虽然耗费了很多精力,但也获得了肯定,为普通百姓的交流搭建了平台,得到了家乡人民的支持。”

    蔡晓辉认为互联网行业需要整顿,“我觉得媒体的曝光,还有政府的整顿行动出发点都是好的。每一次的网络整顿行动虽然会损害部分人利益,但可以让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更加规范和健康。“但他认为在整顿的手法方面,也许相关部门与业界可以沟通得更好,以更人性化的方式来清除“网络垃圾”。“我们总想为社会、为互联网创造精神价值!”蔡晓辉的这句话也说出了许多中国站长的心声。



    [关闭本页]
  关键词:  网络整风中倒下十万小网站
首页 |  局域网监控软件 |  局域网管理软件 |  流量监控软件 |  百络网警用户论坛
Copyright © 2013-2016 NETBAI.COM 上海百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E-MAIL:netbai999@126.com
监控软件-征信网认证 监控软件-网警网络110 沪ICP备14015905号-1
监控软件-公安部检测报告 监控软件-360认证 监控软件-瑞星认证 监控软件-金山云安全中心网站安全检测 监控软件-江民安全认证 监控软件-卡巴斯基检测通过 监控软件-小红伞安全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