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时代周刊:互联网企业“被洗牌”(2)
[时间:2010-3-27]  [文章来源:IT时代周刊]  [责任编辑:IT时代周刊]

    利益集中到少数人

    数以万计的个人网站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大型门户和视频网站却可能成为受益者,但这毕竟只是少数。

    细分领域一直是门户网站的软肋,而随着进入门槛提高,细分领域有集中到门户网站旗下的趋势,门户网站将因此获益。

    在新的监管环境下,普通的中小企业根本不可能办好一个交互型网站(包括论坛、社区、博客、留言板等),即使你有足够的资金注册公司从而获得建站的入场券,也未必有能力监管。很多网民喜欢在交互型网站上发泄情绪或乱发违法内容。以前只要情况不是太严重,及时删除相关信息就会没事,但现在哪怕只是不小心放过了一条可疑信息,就可能面临网站被关停的命运。在如此严格的监管形势下,交互型网站必须有很强大的后台监测系统,随时扫描网站上的每一个角落。另外,还要24小时不间断地有专业人员巡视,因为很多有害信息往往都是在晚上两三点悄悄爬上来的。对一般小网站来说这很难做到。

    作为交互型网站的一种,微型博客目前已进入集中化时代。微博自2007年在国内兴起,但饭否网、嘀咕网、叽歪网等先行者已普遍消失或淡出,取而代之的是四大门户网站和政府新闻网站。继腾讯“滔滔”、新浪“围脖”之后,2010年1月20日,网易微博也开始内测,差不多同一天,搜狐微博开始公测。上述门户网站都非常重视对微博内容的监管,某知名门户网站在其微博上投入了上百人,几乎是世界第一微博Twitter的3 倍,而上百人中至少有一半以上充当了“守门员”角色。而人民网等政府新闻网站更是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开展推广活动。

    大型视频网站是另一个心情不错的受益者,重拳整治下的视频行业已然成了少数人的江湖。最近,国家广电总局持续清理违规视听节目网站,已关闭700多家,其中包括近三十家BT网站。国家广电总局表示,这些网站缺少网络经营许可证和视听许可证,其中一些网站内容存在盗版和色情。

    据悉,申请一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用途若是新闻或影视剧的话,注册资本必须在2000万元以上,一般视频网站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实力?目前,国内获得过该许可证的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大型视频网站,它们成了广告主和投资机构趋之若鹜的对象。2009年12月21日,BT被封两周后,优酷网CEO古永锵就高调宣布,获得了私募4000万美元融资,这已是他创业以来获得的第四笔投资。

    中国网络电视台无疑是大型视频网站中最受瞩目的一家。2009年12月28日,央视投资2亿元的中国网络电视台正式开播,为网民提供了包括30多个省台卫视在内的全国电视机构每天播出的1000多个小时的视频节目。

    令民营视频网站最为羡慕的是,中国网络电视台有能力化解政策风险。比如,它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和视听许可证均与央视网共用,也没有通过工信部备案审核,但它运营依旧。正式开播的第二天,央视网副总经理夏晓晖就宣布“中国网络电视台不久将启动上市计划”,脸上洋溢着激情和喜悦。夏晓晖的自信是有依据的,广电总局近期推出的《广播电视广告播出管理办法》将“净化”出100亿元视频广告,其中有多少将流进央视新媒体不言而喻。在中国网络电视台上线之后,大量地方卫视主办的视频网站纷纷上线。不过,行业资深人士说,网络上的国进民退只在一些细分领域是大趋势,但整体来看不会大规模地发生。

    第二章 网络服务商的纠结

    此次整顿行动中,位于互联网产业链前端的基础电信企业为规避政策风险,不得不采取株连式“封机房”等严厉手段。由此,互联网接入服务商流失的是客户及其带来的收入,作为客户的网站则随时可能无来由地被中断,其中损失令人痛心。对于客户,互联网服务商们至今仍在“监管者”和“服务者”两个角色间纠结。

    “封机房”手段代价巨大

    2009年10月,一封由“中国公民李强”写给上海移动总经理郑杰的公开信在天涯社区上发布,信中提到上海移动怒江机房为色情网站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不过,这个帖子当时并不起眼。

    直到11月中旬,在央视“聚焦手机网络色情系列报道”中,李强质疑部分运营商纵容和包庇淫秽色情信息通过手机网络传播,且反复提及上海移动怒江机房,此事才引起了关注。几天后,一则关于“上海移动怒江机房遭查封”的消息在业内炸开了锅。当时,为了尽快排查出有害信息以安抚躁动不安的数万用户,上海移动老总亲自出马,在机房内待了一天。

    这仅仅只是全国一系列“封机房”事件的开端,这种简单粗暴的整顿方式像流感一样迅速传播。

    11月30日,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曝光了10家互联网接入服务商,其中,上海电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曝光名单上位列第一。此后两三天,上海电信的漕宝路机房、真如机房、全华机房等几乎同时被封。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机房的所有权是属于基础电信企业,却多数由“中间商”来运营,他们承租机柜并为网站提供接入服务。

    众生网络是上海最知名的一家“中间商”,在一系列“封机房”事件中,和它相关的所有机房几乎都难逃被封的厄运。2009年的最后一个月,位于田林路388号新业大厦9楼的众生网络总部在嘈杂的电话声中度过。

    该公司负责人无奈地表示,一切都源于其收购不久的子公司华数集思网络的客户所做的一个测试页面,该页面是为同性恋交友网站做导航的,当其遭到媒体曝光后,众生网络立刻成为“封机房”事件的多发地。

    这种“株连九族”的现象并非上海独有。继上海之后,山东联通(原网通)又进行了一次轰动全国的“封机房”行动。从去年12月11日下午5点开始,山东联通总部要求全省17个城市的联通机房断网,从未出现色情WAP网站的菏泽、青岛等众多城市也没有幸免。上百万家网站中断,其中包括酷6网等众多知名站点。仅仅隔了一个星期,江西省也开始实施全省“断网清查”。在2009年11月和12月中发生过“封机房”事件的还有江苏、浙江、安徽、河南等20多个省市地区,个别机房有两个月未得到恢复。

    不可否认,“封机房”措施的确揪出了许多害群之马,也对非法网站起了震慑作用,但“一刀切”的处理方式令基础电信企业和互联网接入服务商遭到了业界的指责。事后,两者都没有承认自己是该措施的策划者,江西省的一家互联网接入服务商告诉用户“类似事件为政府相关部门强制执行,远远超过了我们能力范围”,而政府相关部门却表示并不知情。

    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表示,这种做法是谁主导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件事上任何一方都是输家。

    基础电信企业也付出了代价,上海某运营商称,因“封机房”而造成的经济损失有4亿-5亿元人民币。一些基础电信企业为了保全自己,单方面提出与民营性质的互联网接入服务商终止合同,广东某地区电信留给“中间商”两条路选择:1.将已托管的服务器提走,电信会单方向赔偿;2.托管费用升价,并且每台服务器只能放置5个站点。

    另据了解,广东很多机房因断网清查,大量客户退机,再加上广东电信宽带大幅度涨价,一些互联网接入服务商顶不住成本压力而宣告倒闭,如东莞云龙科技有限公司。



    [关闭本页]
  关键词:  IT时代周刊:互联网企业“被洗牌”(2)
首页 |  局域网监控软件使用说明 |  局域网管理软件用户问答 |  网络管理软件典型案例 |  百络网警用户论坛
Copyright © 2013-2016 NETBAI.COM 上海百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E-MAIL:netbai999@126.com
监控软件-征信网认证 监控软件-网警网络110 沪ICP备14015905号-1
监控软件-公安部检测报告 监控软件-360认证 监控软件-瑞星认证 监控软件-金山云安全中心网站安全检测 监控软件-江民安全认证 监控软件-卡巴斯基检测通过 监控软件-小红伞安全认证